It's good to be a man
Science

真的嗎?20世紀的人不敢在夜晚呼吸?

By MATT SIMON
|
80lld8u



如果你是像我這樣的千禧世代,應該記得尼克國際兒童頻道你害怕黑暗嗎?》影集:孩子們圍坐營火旁(或閃爍的舞台燈光之類的),輪流講述讓彼此坐立難安的恐怖故事。但標題中的問題似乎有點愚蠢。以某種程度來說,每個人多少都害怕黑暗,因為這是人類演化的結果。演化中的部落時期,人類遲鈍的感覺在黑暗中基本上是無用的,因此很容易成為夜行動物的獵物。與同伴圍坐營火旁較能確保安全。



一名女子凝視著她害怕吸入的夜晚空氣,藝術家或許從未想過這幅插圖會出現在這樣的故事中。


大錯特錯的觀念

觀念錯誤沒什麼大不了,即使錯得離譜。因為當涉及對人類世界的認知時,錯誤意味著進步。這些是由民間傳說到純科學領域中,史上最令人匪夷所思的理論。請前往此處瀏覽完整內容。


隨著文明進步,我們開始居住於房屋中,但這份恐懼依然深藏在我們的意識裡,然後衍生出西方社會中奇特而鮮為人知的理論之一:夜晚空氣是有毒的。


不僅是冒險進入黑暗中、呼吸夜晚空氣有害健康,僅僅在夜晚開一扇窗也是如此。直到1900年代初期,這一直是相當具影響力及普遍性的迷思,根據彼得.鮑德溫的文章如何使夜晚空氣變好》所述,許多焦慮的美國人採取一切可能措施、封閉他們的住所,以對抗夜晚的毒氣。


但-天哪,這個迷思從何而來?恐懼夜晚出門遇見山獅是一回事,但恐懼生存所需的空氣?事實上,我們祖先確實有充分理由恐懼夜晚的空氣-但其中原因與他們想像中不同。


這個迷思來自所謂的瘴氣理論,認為壞空氣由導致疾病的腐爛有機物產生(這個想法後來被細菌理論取代)。當然,沼澤四周的情況特別糟,到了夜晚似乎更加惡化。傑出的美國教育家Catharine Beecher說:如此看來,白晝的空氣似乎比夜晚健康,尤其是在戶外。



反對愚蠢的壞空氣」理論的班傑明.富蘭克林證明他確實比大多數人更喜愛空氣。


夜晚空氣不好的想法可追溯至獨立戰爭後首批美國人。鮑德溫以約翰.亞當斯與班傑明.富蘭克林的對話為例。1776年時,他們在一間客滿的旅館裡被迫共用一個房間。「窗戶開著,體弱的我害怕夜晚空氣(吹在我身上),於是將窗戶關上,」亞當斯在自傳中寫道。但老富蘭克林提出異議,要求他重新打開窗戶、好好躺下,聆聽他的觀念愚蠢至極的原因。因此亞當斯不情願地聆聽他的說教,直到進入夢鄉。


亞當斯受過高等教育,之後成為總統,但他相信一旦太陽下山,空氣隨即變成毒素。因此這不僅是因為迷信。事實上,接下來一個半世紀當中,即使醫生和其他受過教育的人士也傳播著這種迷思。


例如,鮑德溫指出,1850年辛辛那提一位傑出的醫師寫道,夜晚來臨時我們必須關上窗戶。他聲稱,打開窗戶會造成兩種影響。第一,malaria(有瘴氣、瘧疾之意此處是指義大利語的「壞空氣」,而非蚊子傳播的疾病,或引起秋季熱的毒素將會進入;第二,濕氣將會進入,這是夜晚後半段的產物,往往使身體受寒。


但一直以來亦存在持反對意見者。醫生提出這項建議十多年後,一位持懷疑態度的人告誡那些睡前將住所緊閉美國同胞們:在夜晚空氣有害的錯誤觀念下,人們似乎逐漸將來自大自然的空氣-生命不可或缺之物-關在臥室外。



人們認為霍亂由「壞空氣」形成。


當然,關上窗戶的額外益處是避免被凍得半死。尤其是長期遭受嚴冬折磨的東北部居民,因此隨著建築技術進步,他們逐漸擁有更佳的隔熱設備,他們藉此機會徹底將住所封閉。他們住在南方、飽受各種昆蟲困擾的同胞更樂於這麼做。

但隨之而來的顯然是不通風這個第一世界問題-以及對毒空氣問題的嶄新觀點。當中央空調系統尚未出現時,一些專家警告說,密閉住屋很可能成為危害健康的墓穴。鮑德溫寫道,提倡通風者認為,那些沉迷於徹底將夜晚空氣阻隔在外的人,將迫使自己呼吸更危險的空氣。

你知道,僅因為吸入家中受到我們污染的空氣。在1869年的家政指南美國主婦的家》中Catharine Beecher(之前提過的那位教育家)和斯托夫人(湯姆叔叔的小屋作者)十分確定地說:實驗結果似乎證明,經由肺部和皮膚排出的物質,如同從腸道中排出的排泄物般處於腐敗狀態,同樣對動物系統具有毒性。


有疑問時,就怪窮人吧!

因此似乎涉及夜間是否需將家中窗戶打開的問題時,無論怎麼做都有風險。但對於提倡通風的人士來說,問題一部分在於文化本身。鮑德溫寫道:「人們認為最大的危險來自城市中擁擠的貧民窟。」它是有毒空氣的來源。19世紀中葉的小康家庭開始將住所視為世上的避難所,首選的中產階級社區是遠離廉價公寓的地方。啊,污名化窮人戰術。存在已久的老問題。


但在不需擔心貧民窟問題的偏遠地區,人們主要的擔憂依然跟夜晚的壞空氣有關-這種情形甚至延續到1918年。鮑德溫指出,當時某本教科書寫道,某個城市人最近拜訪住在鄉下的親戚,發現他們臥室中所有窗戶都被釘死。當然,這有點反應過度,但這些迷信的屋主確實避免了長久以來的問題:蚊子。



蚊子是地球上最惱人、最致命的生物,因為牠是傳播瘧疾的媒介。


帶來疾病的並非某種流入你家中神秘而邪惡的夜晚空氣,而是乘著這些空氣而來的害蟲。根據鮑德溫所述,從1890年代末開始,我們開始將蚊子與瘧疾、黃熱病等疾病聯想在一起。因此居民們的防禦方式開始轉變:不僅將住所層層封閉-現在他們知道問題不僅在於空氣-還四處噴灑各種古怪的滅蚊粉和滅蚊膏,但沒有任何效果。


然後滅蚊運動發展成採用先發制人的方式,提倡者為昆蟲學家L. O. Howard。他建議城鎮抽乾沼澤地-絕非開玩笑-然後將煤油傾倒任何積水處:蓄水池、廁所,當然還有池塘。鮑德溫指出,Howard最初的成功事蹟之一發生在維吉尼亞州溫徹斯特:滅蚊運動導致眾多鎮民紛紛傾倒煤油,使城鎮聞起來像個標準油槽。」在整座城鎮被炸飛至2英哩高空的風險下,蚊子數量驟減。


如今我們顯然以更謹慎的方式來控制蚊子-地球上最致命的小生物,但這並不代表我們缺乏創意。畢竟有些傢伙確實發明了能砲轟蚊子的雷射槍。因此幸運的話,我們將能更有效地對付蚊子-不必將窗戶釘死,或讓池塘變成火海


參考資料:

Baldwin,P.2003〈如何使夜晚空氣變好〉環境史》期刊Vol. 8, No. 3, pp. 412-429


本文出自》http://www.wired.com/2014/08/fantastically-wrong-why-people-were-terrified-of-nighttime-air-until-the-1900s/


《延伸閱讀》





Source Photo Credit Tags
from WIRED
author MATT SIMON
科學 , 倫敦 , 紐約 , 美國

分享這篇文章

Wired為您推薦

Comments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
Back to top